首頁 郵箱登陸 員工登陸 English
 
 
 
“租”個老婆回家分紅——城鎮化過程中假結婚問題研究
發表時間:2019-04-09
 

“租”個老婆回家分紅

——城鎮化過程中假結婚問題研究

丁保銀[①]

(廣東合盛律師事務所 廣州 510623

    [內容摘要]

    為了進一步推進城鎮化進程,2015年國土資源部在其官方網站上發布了《征用土地公告辦法》,其中最受社會關注的就是針對“農村征地補償方案”的規定。隨后,各縣級單位都相繼出臺了相關規定。盡管具體細節各不相同,但是總的補償規則還是“按戶口分紅”。因此,小伙子娶“戶口”不娶人的現象便出現了,許多農村剛到適婚年齡的青年為了能夠獲得更多的補償款,選擇“租”個老婆回家,即與他人簽訂協議假結婚,在獲得分紅后再與其離婚。

    那么問題來了,“假結婚”的定義是什么?假結婚中,人身權益、財產權益問題如何解決?假結婚的法律效力如何界定?國外的經驗又是怎樣的呢?本文將就以上問題進行一一解答。

    [關鍵詞]

    城鎮化  分紅   假結婚   法律風險   法律效力

第一章:城鎮化與假結婚

一、城鎮化對農村的影響

(一)城鎮化的含義

    城鎮化的過程就是農村人口轉化為城鎮人口的過程。其比率是指某個地區城鎮常住人口與該地區總人口的比例。[②]根據相關的報道指出,目前世界各國平均城鎮化水平為 50% 左右,發達國家約為 80% 90% [③]

(二)在城鎮化過程中,農村體現的特點

    在城鎮化的歷史巨輪碾壓下,以往落后的農村已經發生了蛻變,漸漸地跟上了現代城市的節奏。昔日的農村發生了巨大的變革,比如在社會結構、生活方式等方面。但是,在一幢幢高樓大廈拔地而起、車輛川流不息的城鎮化蛻變背后,海量的耕地被蠶食,征地糾紛也紛至沓來。

    在這個過程中,農村所呈現的特點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農民生活水平顯著提高、農民生活更加便利、農民發展機會增多、農村土地價格上升[④]等。

(三)城鎮化對農村的影響

    城鎮化對農村的影響既有積極的、又有消極的。

    城鎮化為農民發家致富提供了較好的設施設備等基礎條件。在城鎮化過程中,農村富余勞動力向城鎮轉移,為城鎮建設添磚加瓦。與此同時,城鎮化為農民適應新時代提供了平臺;城鎮化改善了農民的生產生活條件。[⑤]

    然而,城鎮化對農村的消極影響也不容小覷:大部分農村居民都在城鎮化過程中飽受城鄉二元制的制約;過于重視物理外觀的城鎮化使得“土地城鎮化”快于“人口城鎮化”;農業用地被大規模征用,農民失去了賴以生存的土地;農民住宅屬于集體土地使用權,無法像商品房一樣進行交易,部分只能以較低的價格在村民間流轉;農民在面臨拆遷時,回遷后的房屋仍然屬于集體產權。 [⑥]

    以上種種影響都使得農民在爭取自己的征地補償款時顯得十分積極,并且將其視為以后自己終身的保障。由于部分補償款發放政策實行按“人頭”分紅,部分村民采取“假結婚”的形式來獲得更多的補償款——即與他人簽訂“結婚獲得補償款后離婚”的協議。當然,與其假結婚者也將輕松地獲得一筆酬勞。這樣的“交易性婚姻”不僅違背了婚姻的屬性,還具有一定的法律風險。以下將就這些問題進行論述。

二、假結婚的含義及其特點

(一)婚姻的屬性

    “婚姻者,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廟,下以繼后世。”這句話很好地概括了婚姻的兩大屬性。即其自然屬性與社會屬性。自然屬性,是指婚姻家庭賴以形成的自然因素。比如男女兩性的生理差別,人類固有的性的本能以及通過自身繁衍而形成的血緣聯系等。而社會屬性,是指社會制度賦予婚姻家庭的本質屬性。簡言之,即“合二性之好,事宗廟”。

    從婚姻的屬性來看,婚姻并不是一場交易,不是一次買賣,而是達成了“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等婚姻合意的兩人經過合法的程序訂立一份契約以確立夫妻關系、同享夫妻權利、共擔夫妻責任。

    為什么說婚姻的屬性(尤其是社會屬性)十分重要呢?自然屬性即婚姻的生物功能,實現物種的延續。[⑦]自然屬性不是人類特有的,而是人與動物都共同擁有的。自然屬性隨著時間的推移而逐漸地失去了意義,如果人與人的結合只是為了物種的延續,那么大可以不通過婚姻的形式。婚姻的社會屬性不僅具有法律意義(保障雙方的性排他權等夫妻權利義務等),還具有經濟上的意義[⑧]——比如,夫妻的結合可以使兩人的收入合并,變為兩倍,但支出卻未相應地變成雙倍;夫妻的結合可以使得任何一方都無需獨自承擔因生病意外而產生的經濟壓力等。

    婚姻的社會屬性不僅使人類區別于動物,還具有穩定社會秩序、享受法律保障、經濟效用最大化的功能。婚姻的社會屬性是判斷婚姻是否虛假的重要標準之一,因為虛假的婚姻往往具有短期性、不穩定性的特征。其次,由于雙方當事人是為了特定的目的而結合的,兩者不可能互相承擔義務、互相照顧、互相扶持,因此也達不到經濟效益最大化。

(二)假結婚的含義

    何謂假結婚?假結婚明顯地不具有婚姻的屬性,而更多地偏向于交易性質的合同行為。

    狹義上的假結婚是指未婚(離異)男女雙方為了達到某種特定的目的,雙方合謀向婚姻登記機關領取結婚證或采取其他方法辦理結婚的情形,雙方成立夫妻婚姻關系,等到雙方當事人已經實現結婚前約定的某種目的后,締結婚姻的夫妻又去辦理合法的離婚手續。[⑨]而廣義上的假結婚則包括:使用虛假的登記材料進行登記。

    從含義來看,狹義上的假結婚具有三大要件:第一,假結婚雙方當事人都對假結婚意思的目的知情,即在主觀上存在共同的虛假的故意;第二,假結婚的雙方當事人在假結婚后,通常都會在實現了其結婚前約定的特定目的后,便按事前約定離婚,使兩人的社會狀態復原;第三,假結婚在道德上違背了公序良俗,在法律上踐踏了婚姻法的相關規定和相應的法律政策。

    簡而言之,狹義上的假結婚就是雙方當事人在假結婚前以書面或口頭的形式約定假結婚后要達成的某種特定的目的,在完成該目的后便去辦理離婚手續,恢復單身狀態。而廣義上的假結婚,即只要結婚必備的條件或結婚的程序中存在虛假信息則可認定為假結婚。

(三)狹義上的假結婚的特點

    特點一,假結婚的雙方當事人并無結婚的真實意思表示[⑩]。當事人雙方沒有結婚的真實意愿,只是希望通過借助婚姻的外殼達到某種必須以結婚為前提的特定目的。與此同時,雙方當事人真實的婚意表示不是締結婚姻法律關系,而將締結婚姻關系視為一種手段。[11]

    特點二,假結婚持續的時間很短。即雙方當事人會在事前便約定完成特定目的后離婚。因而假結婚的婚姻具有短期性。但是實踐中,有時會出現一方或雙方當事人反悔的情況,所這個離婚的約定并沒有約束性和穩定性。

(四)假結婚的現象

    假結婚分為兩種情況——材料假與意思假。[12]

    材料假比較簡單,即雙方內心意思表示真實,但提供的用于登記的材料卻不是真實有效的。比如,身份證信息不真實。最常見的是,當事人年齡不符合法定婚齡,但是“愛情結晶”卻即將面世。根據《婚姻登記條例》第五條,婚姻登記機關對當事人的審查主要是形式審,而非材料審,因而出現了此情況下烏龍的“虛假婚姻”。即我們上述所說的廣義上的假結婚。

    第二種情況:意思假。簡而言之,就是結婚的雙方并不是出于締結婚姻的目的而進行婚姻登記。即前面所提及的狹義上的假結婚。

    當然,現實生活中存在兩種情況的競合:在意思假的情形下,當事人可能同時存在使用假材料的情形;在材料假的情形下,婚后當事人可能因后續的矛盾糾紛再以申請婚姻登記的材料假為由主張該婚姻不成立、無效或者離婚等。

三、城鎮化為什么會誘發假結婚   

    城鎮化誘發假結婚的根本原因就是利益——對征地補償款等分紅過于緊張。并且,這與城鎮化過程中,農村呈現出來的特點息息相關。

    如前所述,城鎮化對農村的影響十分巨大,但消極影響也總是如影隨形:農民失去了賴以生存的土地,而自己曾經賴以為生的農業也不復存在,于是開始變得惶惶不可終日,把補償款看作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除了城鎮化導致農民失去生產生活資料之外,補償款的數額、補償款的分配政策也是誘發假結婚的原因。國家考慮到農民的生產能力、生活習慣等,往往會給予農民較充足的補償款,其數額往往是農民一年收入的好幾十倍甚至百倍。因此,從數額來看,補償款是十分誘人的。再之,農村的補償款分配細則往往會與鄉規民約相結合,換言之——由村委會自己制定。而大部分的村委在兼顧公平和效率的原則下,往往會采取按戶籍來分。更有苛刻的村委甚至會要求外嫁女把戶籍遷走,以免“補償款外流”。[13]據此,未婚的村民便心生妙計,與另一適齡女子約定假結婚,獲得補償款分紅后再進行合法離婚。但這樣的假結婚并不是無償,村民往往會與其“老婆”約定獲得的分紅如何分配,或者直接支付其相應的費用。因而,本文將其稱為“租”個老婆回家分紅。這樣假結婚的情形并不少見。甚至還出現過,為了百萬拆遷款,公公和兒媳假結婚[14]的鬧劇。

    除了城鎮化會誘發假結婚外,其他相關政策或大變動也曾誘發過假結婚。比如說,典型的國籍問題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一些福利政策較好的國家,比如日本、加拿大等,經常會打擊為逗留其國內而假結婚的行為。[15]

    為了利益,許多人都會不惜劃花自己的“底子”,再近一點的例子就是香港了。在20082012年的四年里,假結婚人口激增47倍,2011年還定罪了179人。其中,80后的“港女”最為搶手,她們如果和內地居民假結婚便可獲得5萬至8萬不等的酬勞,她們不需要操心太多,只需要配合辦理結婚證即可;如果和東南亞等外國人結婚,其酬勞則是從8萬開始起跳,十分可觀。[16]同樣地,在城鎮化過程中,也有不少女士為了能夠輕松快捷地獲取一大筆酬勞,會愿意與具有分紅資格的未婚的農村居民“合作”,假結婚以獲取農村戶籍從而獲得補償款。雖然并沒有相關的數據統計究竟有多少這樣的假結婚情侶,但是從各地糾紛數量來看,這樣的現象還是比較普遍的。

    簡而言之,為了利益,“一個愿打、一個愿挨”——未婚的村民想要獲得更多的分紅,而另一方假結婚的當事人又想要輕松地獲得大筆可觀的酬勞。于是,在城鎮化過程中,由于補償款的數額巨大、補償款的分紅政策不夠科學有效等原因,部分農民借機進行假結婚以騙取更多的分紅。

第二章:假結婚的效力與風險

一、假結婚的效力

(一)國內關于假結婚效力的相關規定

    1.我國立法中對假結婚的認定

    在談論假結婚的效力規定之前,先了解一下國內關于結婚效力的規定:婚姻效力的構成要件、無效婚姻、可撤銷婚姻,以及無效或被撤銷婚姻的法律后果。

    婚姻法律效力之構成要件[17],是指合法有效婚姻成立必須具有的條件。不具備有效要件,婚姻會經法定程序宣告無效或被撤銷,即該婚姻自始無效,不受保護。而構成要件又分為實質要件和形式要件:《婚姻法》第五條、第六條及第七條規定了結婚的實質要件——具有結婚的共同意思表示;達到法定結婚年齡;符合一夫一妻的法律制度;同時婚姻當事人不能是一定范困內的親屬或者是患有特定疾病的人。以上種種實質要件必須同時滿足;結婚的形式要件則要求男女雙方結婚必須親自到婚姻登記機關進行登記,辦理結婚證。結婚的實質要件和形式要件必須同時滿足,男女雙方的婚姻才能在法律上被視為有效。

    2.我國司法實踐中對假結婚的認定

    我國在司法實踐中對假結婚的認定不會一概而論,而是分不同的情況并且考量多方因素后才進行認定該假結婚是有效或無效。[18]

    當發生婚姻法律關系糾紛時,若證據足以證明婚姻締結的雙方當事人沒有共同生活、組建家庭的意思表示,但雙方當事人要求對子女撫養和家庭財產分割進行裁決時,應當認定婚姻已經發生締結的效力。如此認定,有利于維護法律權威和婚姻公示效力。但是當要考慮保障當事人人身權、財產權及子女撫養等合法權益時,司法實踐應當持相反的態度,才能有利于保障締結婚姻雙方當事人的合法權益。

(二)國外法關于假結婚效力的相關規定

    國外法關于假結婚效力的相關規定在不同的法系中有著不同的認定條件。本文將以法國、德國、日本等典型的大陸法系國家和以英國、美國兩個典型的英美法系國家的立法為例,歸納和總結國外法對假結婚效力的相關規定及其認定要求。

    《法國民法典》:在程序方面,婚姻儀式舉行前,身份吏應于區、鄉政府的門前,揭示兩次公告,前后兩次公告須隔八日,包括一個星期日在內。公告及以后須作成的證書都應記明未婚夫妻的姓名、職業、住所、成年或未成年,以及父母的姓名、職業與住所。(第63條)在立法方面,明確規定了意思表示不真實的法律后果——對善意配偶推定有婚姻的效力,對惡意配偶推定其婚姻無效(第2條);對婚子女產生婚生效力。[19]

    《德國民法典》[20]:婚姻的生效并不以登記為要件,以戶籍官員的宣告為生效要件(第1310條);而撤銷婚姻的原因包括:意思表示不真實。而意思表示不真實體現為:無意識狀態或處于暫時性的精神錯亂狀態所為之婚姻、不知其所為之事為婚姻;欺詐婚姻;脅迫婚姻;虛假婚姻。(第1314條)

    《日本民法典》[21]則強調真實意思表示的重要性,要求締結婚姻必須出于兩人的自愿。(第四章第二節)

    與大陸法系不同,英美法系在結婚程序方面獨具特色。以1960年英國結婚法[22]為例,如果締結婚姻的雙方當事人在婚姻存續的過程中都不是以締結婚姻為目的的,并且在行為上也不共同生活,而是在實現了特定的目的和自己的利益后就選擇離婚的,那么在英國結婚法的認定里:雙方當事人的婚姻從未成立過,即兩者連結婚的程序都未完成。

    同樣是英美法系的美國結婚法也令人耳目一新。美國結婚法[23]為了有效地減少“誘騙”結婚、假結婚真交易的情況,設定了一套“結婚準備期”規則:即當事人必須在結婚申請獲得批準以后的第3天到第183天這一期間內舉行婚禮。除了這一套規則外,和《日本民法典》一樣,美國結婚法也認為非真實意思表示的婚姻是宣告婚姻無效的原因之一。

    綜上,無論是中國還是國外的法律規定,對假結婚的認定條件都是:意思表示不真實。即締結婚姻是為了特定的(除了締結婚姻關系外)目的,而非為了合法地共同生活。據此,在城鎮化過程當中,為了補償款的分紅而締結的婚姻已經符合了無效婚姻的條件——意思表示不真實,應當被認定為無效的婚姻。但如前所述,國內的司法實踐并不會一概而論地認定其婚姻無效,而是需要綜合考慮許多因素。換言之,如果憑借兩人簽訂的“協議”是無法說服法官馬上認定該婚姻無效的。

二、假結婚的法律風險

    雖說在司法實踐中應當慎重地考慮各種因素,不要一概而論地認定其無效正確的,但正是假結婚的效力無法被輕易地認定為無效,假結婚才潛在著巨大的法律風險。

    盡管虛假婚姻的雙方當事人締結婚姻不是他們的真實婚姻意思表示,但是依照當前的法律規定,當事人的假結婚行為的確產生了法律效力。那么這種婚姻行為就會使得夫妻雙方當事人因婚姻締結而發生人身關系方面權利義務的變更[24],并且也會產生財產分配和子女撫養等諸多問題。

    總的來說,假結婚會帶來人身權益方面和財產權益兩個方面的風險。

(一)婚內不自愿性行為(人身權益方面的法律風險)

按照現行有效的《婚姻法》規定:一旦當事人雙方通過法律程序締結了婚姻,該行為就會受到婚姻法的約束,即使雙方當事人締結婚姻的行為是為了特定目的而采取的手段。一旦締結了該婚姻關系后,盡管在締結婚姻前,雙方達成協議約定“結婚獲取某種利益后即辦理離婚”,該條款也會因為其屬于人身法律關系,而既不能被合同法調整又不能被婚姻法調整,從而變成沒有法律效力的約定。

當婚前所達成的協議沒有或不容易被認可其法律效力時,雙方當事人的人身權益很容易受損,其中最常見的是:假結婚的一方如果遭到強奸,極有可能面對求救無門的狀況。

    強奸,是指違背 婦女的意志,以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手段強行與婦女發生性關系的行為。(《刑法》第236條)從該條文來看,強奸罪的本質特征是違背婦女意志,在客觀方面表現為使用暴力強行與婦女發生性行為;主觀方面表現為行為人必須具有奸淫的目的;犯罪主體屬一般主體。換言之,只要是在違背婦女意志的情況下,實施暴力與婦女發生性行為的人即可成為犯罪主體。司法實踐中一般主體僅指男性公民,女性只能構成幫助犯,而不能構成實行犯。丈夫作為男性公民,完全可能構成強奸罪的主體。但丈夫使用暴力強行與其妻發生性行為是否構成強奸罪呢?

    從立法上看,至今為止無論是1979年刑法還是1997年刑法,均未明確規定丈夫能否構成強奸罪。直至最早的刑法修正案(九)也未給出明確的規定。從司法上看,唯一一例成功判處“婚內強奸”的案子是上海青浦區一案——被告人王衛明使用暴力強行與其尚未正式解除婚姻關系的妻子發生性行為,構成強奸罪。其理由主要有兩點,一是被告人的行為符合刑法規定的強奸罪的主客觀要件;二是被告人王某與其妻的離婚判決未生效之前的婚姻關系受到法律承認,但被害人更要受到法律的保護。

    “婚內強奸”十分難成立主要是因為其有違罪刑法定原則以及不符合強奸罪的本質特質——違背婦女意志。依照罪刑法定的原則,婚內性暴力是一種“法律沒有明文規定的犯罪行為”。因此,在婚姻存續期間,丈夫不能成為強奸妻子的犯罪主體。

    其次,判斷是否構成強奸罪的主要標準是“違背婦女意志”。而無論是司法還是立法,婚姻關系的存續都會使得判斷受到阻礙。司法實踐中,往往會如此認定:在婚姻關系存續之外的情況下,主要根據婦女本人是否自愿發生性關系來判斷有無“違背婦女意志”問題,而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則不存在有無“違背婦女意志”問題。(這是因為:婚姻法等法律法規確認了夫妻的正當婚姻關系,完全認可夫妻彼此有性生活的權利與義務。即使丈夫采取強制手段強行與妻子發生性關系,也難以談得上侵犯婦女性自由權,“違背婦女意志”)。

    所以,雙方當事人為了獲得更多分紅而締結婚姻存在極大的人身權益方面的風險嚴重者甚至危及性命[25](婚內強奸曾出現過“致其妻子死亡”的案例)——強奸會被認為是“婚內強奸”,而“婚內強奸”認定率極低,救濟困難。如前所述,婚前為特定目的達成的協議是沒有或不容易被認定其法律效力的。因此,當被性侵者想通過訴訟的途徑進行自己的權利救濟時,法官往往會認定其為“婚內強奸”。而“婚內強奸”比起一般的強奸,受害者的權利救濟會更加困難。

    (二)當傻白甜遇上白眼狼(財產權益方面的法律風險)

    雙方當事人采取假結婚的方式以達成自己特定的目的,他們常常會出現為了盡快獲取利益而沒有充分考慮假結婚的法律風險。除了上述所說的人身權益方面的風險外,財產權益方面也存在著風險——最常見的是“夫妻”共同債務。

    為什么假結婚的兩人需要共同承擔債務呢——締結了法律關系后,婚前所達成的“結婚獲取利益后離婚”的協議是不具有法律效力的。因此,在婚姻法律關系的兩人需要共同分擔債務。于是,就會出現“傻白甜遇上白眼狼”的情況——比如,兩人約定締結婚姻獲取100萬的分紅后,五五分賬,然后就馬上去辦理離婚手續。殊不知締約的一方(通常是男士,但不排除女士)在其合同存續期間(婚姻存續期間)大肆揮霍,夜夜豪賭,欠下累累債務。直至被催還債務之時才幡然醒悟。

    兩人簽訂的協議不具有法律效力,因而在婚姻存續期間產生的債務會被視為共同債務。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四條“債權人就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主張權利的,應當按夫妻共同債務處理。但夫妻一方能夠證明債權人與債務人明確約定為個人債務,或者能夠證明屬于婚姻法第十九條第三款規定情形的除外”如果無法證明,那么夫妻雙方就要對此共同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在實踐中,這樣的舉證是十分困難的。

    因此,為了分紅或者輕松地獲得一大筆酬勞簽訂這樣一份無效的“先結婚后離婚”的協議很有可能會落得人財兩空的局面。在城鎮化的大背景下,我們應該完善和細節化相關的法律法規,把此種假結婚的行為扼殺在搖籃里,防范于未然。

第三章:防范假結婚的建議

一、設置婚姻考驗期[26]

    《婚姻法》以及相關的婚姻立法,都沒有設置相應的考驗期,這樣便給不法分子留下了可乘之機。尤其在城鎮化過程中,面對巨額補償金誘惑時更輕易地踐踏婚姻登記制度等相關制度的尊嚴。

    為此,可以設置婚姻考驗期制度——對認為存在利益輸送關系的、一時沖動的、資料可能作假的當事人(并非每一對準夫妻)進行待婚期和公告期等的考驗,以提高違法的成本。具體的時間長短可參照各典型國家對婚姻考驗期的設定。

各典型國家對婚姻考驗期的設定如下表所示:

典型國家

法典(法律)名稱

待婚期

公告期

法國

《法國民法典》

300

10

意大利

《意大利民法典》

300

8

瑞士

《瑞士民法典》

300

6個月

日本

《日本民法典》

6個月

-

俄羅斯

《俄羅斯聯邦家庭法典》

-

1個月

英國

英國婚姻法

-

21

(表格數據來自:程維榮、袁奇釣:《婚姻家庭法律制度比較研究》,法律出版社2011年版)

二、建立對善意方的保護制度

    為了響應聯合國關于保護婦女、兒童權益和公平原則等的相關規定,許多國家都相應地在立法與司法方面都對善意配偶一方權益采取保護的態度。在城鎮化過程中,由于牽涉到繁復冗雜的利益關系,“租”個老婆回家分紅這樣的現象屢見不鮮。如果法律一律以“全有或全無”的原則來規定婚姻的效力,顯然會對這場荒唐婚姻里的善意方不公平。比如,雖然雙方當事人在婚前簽訂的“先結婚獲得分紅后離婚”的協議并不具有法律效力,但是應該在特定的情況下——婚內強奸發生一定的證據作用。或者在夫妻共同債務承擔時,能夠作為追償權的依據被法院采納等。

三、增設可撤銷婚姻的類型

    可撤銷婚姻是男女雙方或一方缺乏結婚的真實意思,因受他方或第三方脅迫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而結合的違法婚姻。因脅迫結婚的,受脅迫一方可向婚姻登記機關或人民法院請求撤銷該婚姻。

    根據我國《婚姻法》第11條規定:“因脅迫結婚的,受脅迫的一方可以向婚姻登記機關或人民院請求撤銷該婚姻。”換言之,《婚姻法》只規定了“受脅迫”作為可撤銷婚姻的法定事由[27]。從立法的原意來看,以是否“受脅迫”作為能否撤銷婚姻的標準,即可以認為《婚姻法》旨在保護婚姻的自由以及自愿,也就是強調意思表示的真實性。

    因此,我們可以以意思表示是否真實作為重要的判斷標準,增設可撤銷婚姻的類型,而不是僅僅局限于《婚姻法》第11條的規定。在城鎮化過程中,農村假結婚現象泛濫的情況下,《婚姻法》以及相關的實施細則應該將缺乏結婚的真實意思表示但并未受到脅迫的假結婚也納入可撤銷婚姻的類型。

四、可將其納入詐騙罪的情形

    根據《刑法》第266條的規定,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用虛構事實或者隱瞞真相的方法,騙取數額較大的公私財物的行為。該罪侵犯的客體是公私財物的所有權,侵犯的對象是國家、集體或個人的財物。在客觀上表現為使用了欺詐的方法。而欺詐包括但不限于虛構事實、隱瞞真相等。無論是虛構還是隱瞞過去、現在、未來的事實,只要虛構或隱瞞了,都算是欺詐的行為。再次,該欺詐行為需要令人產生認識上的錯誤。即其行為必須要使得一般人產生認識上的錯誤才能被認定為欺詐行為。而成立欺詐罪需要被害人陷入錯誤認識之后對其財產進行處分。財產的處分包括行為和意思——作出意思和行為的區分以便于區分詐騙和盜竊。最后,欺詐罪的成立還需要被害人處分了其財產之后,犯罪主體獲得財物,而被害人的財產則因此而受到損害。

    詐騙的主體要件方面:犯罪主體是一般主體,即具有刑事責任能力并且到達法定刑事責任年齡的自然人都可以成為犯罪主體。在主觀方面要求犯罪主體具有直接故意,即具有非法占有公私財物的目的。

    簡而言之,詐騙罪是由自然人構成的犯罪,且其主觀心態表現為故意,表現形式是通過欺騙的方式來獲得非法財物。而罪與非罪的界限主要看的詐騙財物數額的大小:詐騙財物數額較小,危害不大的行為,不構成詐騙罪。又比如,正常的借貸代人購物拖欠貨款的行為,不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財物的目的,對借貸或拖欠他人財物打算并設法歸還,不構成犯罪。

    而在城鎮化的過程當中,假結婚以騙取更多分紅的行為已經符合了詐騙的客觀和主觀要求。在客觀方面,假結婚的雙方當事人虛構了其締結婚姻關系的真實意思,并且使得同一個集體經濟組織里的成員產生了兩人是真實婚姻的錯誤認識。由此,大家便會接納其成為新的成員,并對大家所共有的集體分紅(補償款)進行處分,將補償款分給假結婚的當事人。而當事人在收到該補償款后,按照協議與其假結婚的另一半進行瓜分。雖然,這看起來并沒有實質上損害集體經濟組織里的成員的財產,但是在實質上已經使得其補償款的數量變少。餅只有那么大,分的人越多,分得越少。這并不是可以忽視的行為,因為補償款是國家在城鎮化過程中,農民失去賴以生存的土地后的補償和保障。假結婚以獲得分紅的行為不僅是詐騙金額巨大,而且性質還十分惡劣。因而,將其認定為詐騙罪的一種并不為過。

第四章:結語

    在城鎮化過程當中,農村的變化巨大,由此對農民的影響也是不可估量的。國家對其進行補償以保障其往后的生活,往往會給予其比較合理甚至是客觀的數額。于是,便有失去賴以生存的土地后惶惶不可終日的村民為了能夠獲得更多的補償而采取“租”個老婆回家分紅——與未婚或離異女子約定結婚獲取分紅后,按一定比例分配,并在分紅結束后再離婚。

    雖然,《婚姻法》的規定給予了公民自由締結婚姻的權利,但是并不意味著就應該對利用婚姻自由作為幌子而獲取利益的公民采取消極的態度。《婚姻法》以及相關的法律法規應該對婚姻自由進行一定的適度的限制,不能給利用城鎮化政策的人留下可乘之機,導致假結婚泛濫。假結婚不僅會傷害締結婚姻的雙方當事人合法的人身權益和財產權益,還會增加社會的不穩定因素,破壞社會的風序良俗。婚姻行為應當尊重尊重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但卻不應該盲目地輕率地相信當事人而有損婚姻登記的效力。認定假結婚無效不僅會是的婚姻登記的公信受損,還會使得婚姻的安定性大打折扣。

    對比國外的婚姻立法后,再審視這些假結婚現象,會發現假結婚的現象源于我國婚姻制度的不夠完善——過于強調婚姻自由而缺乏對這種自由的合法限制、婚姻登記審查形式化。這便是會傳達給當事人一種信息——假結婚的成本很低,速度很快,是一個很好的手段。據此,要改變這種問題,使《婚姻法》在城鎮化過程中能夠繼續維護社會的穩定性、保衛婚姻登記的公信力,應該從制?/td>

  

 
合盛動態
法律資訊
律師評論

 
云南快乐十分竖屏版